幼呓

光暗

时常否认自己的黑夜
只剩下
看似光鲜的白昼

角落里
有什么暗物在四处游走
那是烙上邪恶的
可怖的脸

一只眼
半张嘴
它寻找着自己的另一半

我站在选择的太阳下
光闪烁在
我的一只眼中
半张嘴勾出优雅的弧度

“看啊
多可怜
你永远无法被世人所欣赏。”

我很温柔地笑着
流下眼泪

感冒

回忆随感冒席卷而来
幼稚的
可悲的
静静汇聚在胸口

阵阵咳嗽
却始终有话语哽咽
阵阵头痛
却清晰上演着
那小丑般的闹剧

摇摇头
我已不是以前的我

转过身
割断紧紧束缚
使我难以呼吸的线

于是
如风般
一切被席卷开。
带着我的迷恋
我的伤痛

感冒总会平复
我也终会
走向与你不同的路。